水浒传》中的十大色狼排行榜

发布时间:2018-06-05 19:31:46

水浒传》中的十大色狼排行榜

  《水浒传》是一本以男人为主线的小说,光梁山好汉就有一百零五个男人,当然也不是个个都是道学君子,好色的男人也有几个,他们是谁呢?

  不过提起好色,我们最为熟悉的就是鼎鼎大名的西门庆。综合来说,《水浒传》里臭名昭著的色狼大概有九位,他们分别是谁呢?让我们通过排行榜来认识下他们!

  一部《水浒传》,慷慨激昂者少,龌龊无耻者多,或玩弄权柄,或出卖亲友,或贻害一方,或作恶乡里,或奸淫掳掠,或冷血嗜杀,或自私自利,或冷漠无情,如此种种构成一卷末世悲情。在这些龌龊之人中,自然少不了那些好色之徒。

  小霸王周通既没有高衙内的过硬后台,也没有西门庆 “潘、驴、邓、小、闲” 的丰厚资本,更没有王英敢杀雇主、敢和老大动刀子的恬不知耻。空有霸王名号的他在强娶刘太公女儿的招牌下,却表现的彬彬有礼,又是送彩礼,又是拜岳父,还要择日入洞房。如此的繁文缛节也就算了,鼎鼎大名的周小狼,居然摸着鲁智深肥溜溜的身子,还当是吹弹可破的美女肌肤,被鲁智深揪住脑袋迎头一拳,竟然还在叫屈:“甚么便打老公!”哪里有一点久经欢场的色狼派头,分明便是涉世未深、不知女子为何物的童男处子。若是燕青、花荣脱光了躺在那里也情有可原,就鲁智深那毛茸茸的大肚子,临盆的母猪也不过如此,能把这种手感的肚子当作娇滴滴小女人的肚子,真得要佩服周通的鉴别能力!顺便提一点,书中说鲁智深“脱得赤条条地,跳上床去坐了”等周通,还有众人看到“一个胖大和尚,赤条条不着一丝,骑翻大王在床面前打”。这情形,根本不像是周通在强娶民女,倒像是周通在被人施暴。周通妞没泡着,损失了无数金银,自己还险些被人强暴,结果还枉背了一辈子色狼的名号,说他不低级,连他自己也不相信。与周通半斤八两的便是那位名震渭州的镇关西,虽然浅尝到了金美眉的芳泽,但却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,如此惨重的学费,只能说他与周通一样,都是个人魅力不足,全靠强娶,毫无技术含量、最不入流的超低级色狼。

  宋江性命危在旦夕,张顺自告奋勇去请神医安道全。安道全前脚还推脱说:“只是拙妇亡过,家中别无亲人,离远不得,以此难出”。后脚便与一个唤做李巧奴的烟花娼妓打得火热。看来安道全的绰号应当是“流氓神医”才对!而且以宋朝的平均寿命来衡量,安道全绝对是骨灰级的老狼,以安道全的年龄和体质,敢于向威镇江南、阅男无数的高级妓工李巧奴频频“亮剑”,并寻求终极挑战(包养),这种涸泽而“娱”、舍身泡妞的大无畏精神,当真令后辈色狼们肃然起敬。只是不知道,深通调养之术的安道全,此时仍是如小伙子般奔腾,还是已是日薄西山的微软,亦或是处于强驽之末的联想,但不管是何种状态,安老这种“活到老,干到老”的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精神还是值得众人称赞的。

  “董平心灵机巧,三教九流,无所不通,品竹调弦,无有不会” ,如此人物自然是阅女无数,难怪“山东、河北皆号他为风流双枪将”,他自己也毫不避讳地自称为“英雄双枪将,风流万户侯”。董平自身条件过硬,自然有许多女子投怀送抱,但凡事皆有意外,程小姐就是一个特例。可能是鉴于董平的人品,程太守对于这桩婚事是左推右阻,迟迟不肯应允。这时董平本性的阴险狠毒便充分显现出来。高衙内要夺林娘子,不过谋害林冲一人,贺太守要占玉娇枝,也只杀王义一个,号称英雄好汉的董平要娶程小姐,不仅投敌献城,而且还亲手灭了程太守满门,手段之狠毒,做法之卑劣,令人发指。不知道婚后的董平每每看到程小姐拿起的剪刀,是否会感觉下身一凉?是否每日里都穿着盔甲与程小姐同床共枕,睡梦中的他可有一刻的安宁?

  宋江的性取向自《水浒传》成书以来就被人津津乐道。如果说宋江不喜女色,却包养了如花似玉的阎婆惜;如果说宋江不爱男人,身边却聚拢了花荣、吕方等一大批花样美男,型男李逵更是与他生不能同寝,死定要同穴,暧昧之极,无人可比。跨界色狼非宋江莫属。

  矮脚虎王英的好色表现在随时随地,无时无刻:可以在彰显忠心的聚义大厅,可以在灯光暧昧的床头被尾,可以在刀光剑影的两军阵前,可以在沦为阶下囚徒的牢房之中,可以当着全体兄弟,也可以不避爱妻扈三娘。王英活到现在必是车震野战的高手,他这种人办事连换地方的时间也等不及。王英就是一头正值发情期又被打了过量性激素的种猪,想让他停下交配的念头,方法只有一个:就是让他死,或者让他去练《葵花宝典》。

  王庆无疑是《水浒传》中最具魅力的色狼,以他排军——而且还是副职的——身份,仅仅是在人群中玉树临风的一次亮相,居然泡到了当朝一品大员蔡京的孙儿媳妇——童娇秀。如此的魅力,如此的成就,当真令其他费尽心思极尽周折,甚至连脸皮义气都不要了的色狼们甘拜下风。而之后桀骜不驯的段三娘轻易折服于王庆的粗布大裤衩之下,则更加印证了王庆一枪封妞的独到魅力。王庆与段三娘洞房花烛的那段露骨描写,以及听房者的亢奋反应,也为我们直白地展示了王庆外强内也强的猛狼本色。宋江若有王庆这般御妞本领,又焉能让阎婆惜独守空房以致红杏出墙?王庆未必是四大寇中能力最出众的反王,但一定是四大寇中魅力最为璀璨、体力最为生猛、技艺最为精湛的房事之王。

  《水浒传》中能与西门大官人媲美的也就只有那位“光溜溜一 双贼眼,只睃趁施主娇娘;美甘甘满口甜言,专说诱丧家少妇”的裴如海裴大师兄了。此僧虽在佛门之中,但六根不净,欲念旺盛,净对还愿烧香的女施主下手,更兼之仪表堂堂,手段高明,无师自通于泡妞各种技法,当真是寡妇们的救命稻草,荡妇们的止渴良药。裴大师兄与潘巧云所演绎的茶酒问情,木鱼传情,僧房弄情等一系列高潮迭起的偷情大戏,其精彩程度一点也不逊于西门庆与潘金莲的偷情。只是因为杨雄的滑稽形象远不如武大郎,石秀也难以与武松的魅力相媲美,再加上没有《金瓶梅》的推波助澜,故此段奸情的传诵程度略输于西门庆潘金莲那段。但只要读过此段故事的读者,想必一定都会被裴如海勾引妇女的高超手段所折服,更会为末了“可惜菩提甘露水,一朝倾在巧云中”的绝妙描写而叹为观止,裴大师兄因此也是《水浒传》中唯一能与西门大官人并驾齐驱的风流色僧。

  与那些花钱取乐或是只知泄欲的色狼不同,西门庆乃是“潘、驴、邓、小、闲”的极品色狼。在西门庆身上,除了情欲的满足以外,你可以找到梦中情人的英俊,达官贵人的阔绰,运动健儿的雄壮,情场浪子的多情和亲密爱人的甜蜜。总之,一个女人全部的欲望都能在西门庆身上找到发泄点。西门庆也是《水浒传》中“潘、驴、邓、小、闲”五味俱全的极品男人。

  宋徽宗赵佶不是一个称职的皇帝,却是一个艺术成就很高的文人,他的书画水平之高,已居名家之列。艺术细胞颇丰的赵佶泡妞也展现出行为艺术家的气质,一国之君竟然每日屈身于地道之中去与花魁李师师幽会,惹得天下尽知。受到龙泉滋润的李师师却仍旧照常挂牌营业,若非燕青超强的克制力,宋徽宗恐怕也要戴上一顶《水浒传》中最为流行的大绿帽了。不过,徽宗皇帝与民同乐,与民共女的境界着实令人钦佩,比之当今那些把美女包养起来遮遮掩掩的官员们不知要强上多少倍。

  高衙内人称“花花太岁”,“专一爱淫垢人家妻女”,是东京城里臭名昭著的大色狼。高衙内在《水浒传》诸色狼里保持了两个纪录:一是泡妞的数量最多。高衙内涉猎极广,而且敢于走出去,与偶尔走出来、大多时候圈在皇宫里坐守三宫六院的宋徽宗相比,妇孺通吃的高衙内显然有更多的机会把到更多的妞。二是高衙内所泡的妞整体质量最高。选送皇宫的女人并非人们想象中的倾国倾城,很多都是出于政治的考量,看看清末后宫佳丽的照片,你就可以理解堂堂九五至尊为什么不惜屈尊钻地道出去泡妞了。高衙内虽然无缘于李师师这样的极品,但不受道义和法纪束缚的他,在东京这片广阔的市场还是能找到更多、更好、更样式全面的女子。简言之,皇上泡妞要受到政治、道德、法纪,以及自身久居深宫视野匮乏的限制,而高衙内则是除了比他爹官大人家的女人之外,可以任意下手的花花色狼。